華人環保教育信託基金

今日環保明天更好

米兰达涉禽中心(Miranda Shorebird Centre

观鸟记                                                                                                        李介眉                                                                       一                       

三月十六日,一觉醒来,立即起床。为什么这么急?因为今天要外出旅游。我们用比平常快得多的速度,穿衣洗漱,食用早餐。随即,儿子用车送老伴和我赶到了集合地点。

这次旅游活动的主题是:观鸟。这是奥克兰「华人环保教育信托基金」的活动。上个月,大家便报了名。本月初,一位自称为“三家姐”的导游,到中心来,为我们详细地作了介绍。其实,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应该叫她为小妹的,不过,既然叫开了,也就约定熟成.以后,我们也都称她为三家姐.她的真名反而不为人知了.   三家姐是“华人环保教育信托基金”的会长,是一位热心环保的女士。她既有娴熟的导游技能,又有鸟类科学的专业知识;既熟悉英文,又会说普通话和广州话,是一位难得的多面手。她的讲演,不但提高了我们参加活动的兴趣,而且增加了我们关于鸟类的科学知识,增进了我们的环境保护意识。                   

旅游大巴载着我们四十多个老头老太及几位义工,沿着一号公路驶出了奥克兰市区。车过邦贝(Bomboy)后不久,转弯向东驰去。大约用了一个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车子停在米兰达涉禽中心(Miranda Shorebird  Centre)的院落里。                                

我们下车后,进入了中心之内。房子不大,内涵丰富。室内室外,墙上地上,桌上架内,摆满了有关禽鸟的大小标本、图书刊物和照片挂图,还有关于鸟类的艺术雕塑及各种模型。此外,另有一些印制了鸟类图像的精美服饰及毛巾手帕等多种小商品,供人选购。总之,陈放在这儿的一切物品,都围绕着同一个主题:鸟。鸟的形象,鸟的生活,鸟的繁育,鸟的迁徙……,一句话,鸟在这里,神圣无比,至高无上,是中心的真正中心。我们在中心的大厅内休息片刻后,接待人员和三家姐一起,便领着我们到野外去观鸟。                                                                                                                                                                                                    二                                         

我们沿着一条小路,越过一大片长满杂草的田野,跨过一条清沏见底的溪流,走到了海岸边。岸边有座新建的小木屋。我走进木屋内,向海湾中张望着。开始,我一无所见。但是,我不愿放弃观鸟的大好良机,仍然耐心地向广阔的海面上搜索着。然而,不论我怎么凝视、寻觅,仍然没有看见鸟的踪影。心想,无论是正在天上飞翔的,还是在沙滩上歇息的,或在海面上觅食的,只要能看到一只鸟,便不虚今日此行了。                       

我再一次告诫自己,耐心,更耐心。于是,我向木屋两侧的海岸边仔细地了望、搜寻。果然,    没用多长时间,在右侧岸边一丛稀稀疏疏的芦苇附近,我便看到了几只在岸边地上游来逛去的鸟儿。它们正在自由自在地漫步着。我所见到的鸟儿不多,场面亦颇为冷清寂寞。此情此景,使我颇为失望和诧异。不久前,三家姐不是说过,大群鸟类正在米兰达地区聚集么?                                       

于是,我干脆走到木屋外面去观看,心想,眼界宽了,自然会看得多些。突然,离我不远处,一位女同胞, 向站在她身旁的好友,轻轻地发出了一声惊呼:“真多,快来看!”我也急忙走过去,凑个热闹。大家都是熟人,她见我们围拢过来,便热情地用手指指着前面的一片沙洲,向我们指点着。我们立即沿着她指出的方向,向前面了望着。           这块沙洲,与海岸相距四、五百公尺。中间是一泓海水,波光潋滟,涟漪荡漾。三家姐介绍过,这附近都是浅海。但是,海洋再浅,我们还是无法徒涉,也无人想要泅渡过去。沙洲,露出水面的那一部分,约三、五百米长,看上去窄窄的,实际上可能有几十公尺宽。沙洲,除突出的顶端外,大都平平坦坦,它顺着斜坡,缓缓地没入了水中。在那位女同胞所指引的方向上,我见到了几大团黑乎乎的东西。我睁大了眼睛,仔细地分辨着,才发现每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实际上是聚集在一块的一大群海鸟。我发觉,大多数同伴,并未走进小木屋,都在屋外观看。于是自己也不再到木屋中去了。此时,在海岸边站立着,专心观鸟的朋友们,正在指指点点,细声细语地诉说着自己的发现,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基金会的义工,扛了几架望远镜,架在小屋的两旁,人们正在排队,等着细细观看鸟群。老伴和我也加入排队的行列。不一会,轮到了我们。通过望远镜,我终于看清了鸟群。原来,在沙洲上的鸟儿,确是千姿百态,不同凡响的。它们有的将尖尖的喙,伸到翅膀的羽毛之下,蜷缩着细长的脖子,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有的昂首向天,阔步前行,俨然一位战功卓著的大将军,正在检阅着部队。可惜众多的士兵,似乎并不在乎将军的威严,各自在那儿搞小动作。           沙洲上的鸟,有的双翅乌黑,头顶和胸腹上却留着洁白的羽毛。有的毛色鲜艳,色泽耀人。你看,鲜红、鹅黄,深兰,各种颜色,应有尽有。分别生长在各自身体上最显眼的地方。有的却淡妆素裹,一身浅浅的麻栗色,还衬上一些白白的小点。我问三家姐,“这是什么缘故”?她告诉我,光彩照人的,大多是雄鸟。颜色素雅的,却多是雌性。我明白了一条新的规律:雌的不事装饰,雄的却浓妆艳抹!这是一条与人类社会迥异的鸟类世界的定律。鸟的硬喙,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尖而长,有的扁而短;有的笔直,有的在前端弯曲;有的色泽淡白,素净,有的大红夹黄,鲜艳。为什么呢?我没找到机会向三家姐请教。                                                                                                                         

忽然,一群鸟儿飞上了天。黑鸦鸦的一大片,至少有几百只,差不多同时飞离地面,然后成群结队地在低空盘旋着,场面极为壮观。我看它们的队列,并不像雁群那么整齐。队伍的前端,虽有一个尖锋,但并不明显。领头的鸟,位置也不那么显著。过去,我不止一次见过南飞的大雁,那种整整齐齐的阵势,非今天所见的可比。这群队列不整的鸟群,在天上盘旋了几圈之后,又飞回地面,在同一块沙洲的另一处地方,落了下来。沙洲终于平静了下来。这种宁静的局面,维持不到十分钟,便被打破了,另一群鸟又飞上了天。接着又是盘旋好几圈,然后落回到地面。起飞、盘旋、落地的整个过程,基本上重复着前一群的表演,队形还是那么散乱,落地点也在沙洲的另一处。既不在它们起飞的位置,也不在别的鸟儿所在的处所。只是它们这一群总是聚紧在一个小范围内,并不分散开来。           这种起飞、盘旋、落地、宁静的过程,不渐重复,周而复始。似乎这个过程,会永远持续不断地发生,永远不会停歇。每次鸟群振翅飞腾的时刻,都引起我们这群老头老太的啧啧欢呼声。我们不能大声喧哗,害怕吓跑了鸟群。我们又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只能低声啧啧又啧啧。这是我们今天观鸟活动中,所经历的最为激动人心的壮观场面。                                                                                                                         

观察既久,我似乎悟出了一些门道。我发觉,聚在沙洲上的这么黑鸦鸦的一大群鸟,并非同一族群。不然,为什么它们并不听从同一头领的号令,同时起飞又同时降落呢?显然,一只领头的鸟,只在一部分鸟儿那里具有发号施令的威权。当它振翅飞上天空时,只能带动一部分鸟儿飞上去。其他的鸟却不听号令,各行其素。当我看到鸟的毛色和喙形大有不同时,我已感觉到这一点。现在看到它们的起落盘旋的实况后,我更加认定了这点。带着这个问题,我还得学习再学习。                                                                                                                     

呵,同一块沙洲上栖息的黑鸦鸦的一大群鸟,属于若干个种群或更多的族群。它们将这块沙洲,分成为好几块领地。每一块领地都被一族群鸟占据着。以前,我只模糊地知道,豺狼虎豹等兽类,各是不同的种群或族群,它们在同一座森林中,各有各的领地。如果一个不速之客,侵占了别一种群的领地,必将诱发出血腥的厮杀。但鸟类也有不同的族群,我是今天才第一次感觉到的,也算这次观鸟的一个收获吧!                                                          

我们在这座木屋附近,看了很长时间.尽管许多鸟群在低空盘旋,或在沙洲上漫步、歇息,或在水草和泥泞中,寻觅螺蚌或小虫充饥,甚至双脚站在浅浅的海水中, 啄食着水中的鱼虾或别的什么水生动物。但是,我始终没有见到过鸟群在海水上面浮游、觅食。从前,我多次见到过天鹅、鸳鸯和家鸭等家禽野鸟,一面漫游在海洋或江河池沼的水面之上,一面啄食着在水中游动的鱼虾和其地小虫。为什么呢?我去问三家姐。三家姐爽朗地告诉我,这里聚集的,是「涉禽」,是候鸟, 它的羽毛不防水, 脚趾间也没有蹼,因此它们不会游泳,一落水,便会沉下去。尽管它们飞得高,飞得远。但游泳的本领却比鸭子差得远。呵,我又长了知识,感谢三家姐。                                                                  

在木屋附近待了许久,我们才告别了鸟群,回到中心去休息。                                                                                                                                                                                                                                                                              三                                                                                                                                                                                                                                                                                  

午餐后,中心的经理向我们讲解保护鸟类的有关知识,三家姐作翻译。经理讲的许多学问,使我大开眼界。他告诉我们,米兰达地区位于泰晤士海湾(Firth of Thames)西岸。泰晤士(Thames)等三条河流, 从东、南和西方的丘陵地带,汇集了大量雨水,流入平原,再分别流入了海湾。                                                                                                                              

河流带来了大量泥沙,历经万千百年的淤积,使海湾的南部渐渐由深变浅,从而出现了大片浅海和湿地。同时,在海湾南部,靠近西岸的地方,即在米兰达附近,形成了一些小岛、沙洲和滩涂。海潮涌起时,小岛只露出尖顶,沙洲的面积大为缩小,滩涂、湿地也纷纷沉入浅海,于是,在这一带,到处一片汪洋。海潮落去时,小岛、沙洲和滩涂又纷纷在浅海的海面上露出了头脸,湿地也露出了海面。                                                                                          

河流除了夹带着大量泥沙之外,还带来了大量的有机物。这些有机物成为生活在这一带的鱼虾蟹蚌螺及其他水生动物的养料,使它们迅速地繁衍生息。极为丰富的水生动物,又为鸟类提供了充足的食物。这种优越的食物环境,加上适于鸟禽生活的气候条件,自然会吸引了大量的各种鸟类在此栖息。                                                                                          

长期在这儿栖息的鸟类,大多是候鸟。候鸟和麻雀、喜鹊等鸟类不同,它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改变栖息地点。在米兰达一带的候鸟栖息地,是既有滩涂、湿地,又有沙洲、小岛的一块风水宝地。潮水涨来,湿地、滩涂被淹没,鸟即飞走,在海岸、沙洲或小岛上漫步或休息。潮水退去,滩涂、湿地露出水面,它又飞回,尽情啄食,饱餐一顿。直到身体结实,并储存了大量脂肪后,它才重振雄风,长途飞行,迁徙到新的栖息地去。      

全世界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湿地,米兰达只是其中著名的一个。在中国也有许多著名的湿地,在长江口,黄河口,鸭绿江口都有。其中鸭绿江河口的湿地,和我们中心还缔结了姐妹的合作关系。              

接着,他对着一幅大的挂图,说明了多种候鸟的迁徙途径和规律。他以一种名叫斑尾塍鹬的候鸟为例,具体地作了讲解。因为他们在这种鸟的身上安装了电子跟踪器,并且回收过一只跟踪器,他们对这种鸟已进行了多年的研究。经理本人还专门前往这种鹬鸟的繁殖地——阿拉斯加育空河三角洲上的冻原,进行过实地考察。他告诉我们,每年三月份,名为斑尾塍鹬的这种候鸟,便飞离米兰达湿地,用七天左右的时间,不吃不喝、不停顿地飞到鸭绿江口湿地。补充食物后,经过一个来月的休养生息,待身体健壮、能量储存充分后,它们便继续飞到阿拉斯加育空河三角洲的冻原上,隐蔽起来,产卵并孵化。大约在九月份,当地气温开始变冷,老一代的鹬鸟,便离开刚会生活的幼雏,飞回米兰达。再过三、四个月,幼雏才成群结队飞到米兰达来,和老一辈团聚。                             

各种不同的候鸟群,迁徙的时间和路线都不雷同。鸟群不需护照、签证和指南针,只需要老祖宗留下来的信息密码。遵从这些由遗传而得到的密码的指引,它们便会年复一年按上一代留下的路线,按照季节的变化,在不同的老地方逗留到适当的时候,继续它们的长途飞行的旅程,返回老地方。                                                                                                              

经理的讲解,使我增长了许多知识,有不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使我非常感谢。也使我增强了爱护鸟类和保护湿地的意识,真可以说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对经理的精彩讲解和三家姐的生动翻译,报以热烈的掌声。                                                                                           开始西斜的太阳,送我们离开了米兰达,也让我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候鸟定期迁徙的原动力是什么,觅食、恋祖…..?茫茫太空,鸟群怎样辨别方向,找出正确的飞行路线?尤其是那些只有三、四个月大的幼雏,凭什么本能跋涉万里,归宗认祖?它们在长途飞行中,不食不眠,为什么能够长久地坚持?······                                                    

我觉得,在这次旅游中,自己虽然学到了不少东西,但留下的疑问却似乎更多。                                                                                                                                                                                                                                                                                                                                                                                                                四                                                                                                       

在返回奥克兰的大巴上,我放开了思路,信马由缰地想下去,疑问又增加了一大箩。比如,在电视机中,看了青藏铁路的建造者们,给藏羚羊留下了专用的迁徙通道的节目后,我由衷地赞赏。看到有的坏蛋,放肆地恶劣盗猎藏羚羊的节目后,又无比愤怒。同时,我就想到, 藏羚羊为什么一定要到可可西里去产仔?是什么本事,让它们年复一年地成群结队地长途跋涉,越过山岗,趟过河流,找到固有的繁殖地呢?在看有关东非动物大迁徙的节目时,我立即产生了疑问,角马为什么一定要穿过塞伦盖蒂平原到肯尼亚去繁殖后代?我还向自己发问过,为什么大玛哈鱼会不顾生命危险,沿乌苏里江逆流而上,去产卵、受精,并孵出幼鱼呢?为什么家燕每年都回到老窠去下蛋孵仔呢?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还有许多问题,是小时候就存在于脑海之中,到今天还没有答案的。例如,我年幼时在家乡,每当重阳节前后,见到天上的雁群排成人字形,往南飞去时。小脑袋里面,便想了许多问题。今年从头顶飞往南方的雁群,和去年飞过去的,是不是同一群?今年和去年,领头的那一只大雁,是不是同一只?排成人字形在天上飞过去的雁群,是不是只有领头的那一只才认识路?如果换成别的大雁来领头,雁群会不会找不到家,飞到别的地方去了?上中学,老师教王勃写的《滕王阁序》,每读到“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那一句,我便会怀疑,到了衡阳之后,为什么雁群便不会再往南飞?有次路过衡阳市,我还到市内去访问过回雁峰。自然,我没有找到答案,疑问仍然长留在心间。                                              

我在心中估量过一下,如果称量一下斑尾塍鹬离开米兰达时的总重量,再及时准确地称量一下同一只斑尾塍鹬到达鸭绿江口湿地时的重量,便能知道它在这段飞行路程中,消耗了多少体重。从两者的重量差,不难算出消耗的能量值。用这个能量值,除以鸟重和飞行里程,不难算出每单位重量在每公里飞行过程中消耗了多少能量。拿这个数据,和飞机、火车、汽车、轮船等交通工具的同类数据对比,我估计,斑尾塍鹬的数据,可能会最小。也就是说,它的每单位体重在每公里飞行中,所消耗的能量,可能最少。如果科技工作者能够研究制造出一种和斑尾塍鹬数据相近的交通工具,为人类使用,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对于这些奇思妙想,我不禁莞尔一笑。真正做成这件工作,将是十分困难的。暂不说研究和制造那一大摊事情,仅说原始数据的测试和分析,便令人望而生畏。要知道,鸟在飞行过程中,自身的重量是变化的,载重量的变化,自然会使能量的消耗值也不会是一个常量。同时,在不同的地域,气候的温湿度是不同的,它们也会对能量的消耗量产生影响。哇,疑难太多了。吾老矣,已无能为力。好在后生千千万,他们都可能会在这一领域,取得突出成果。                   我想,科学家们从这些未解之谜的研究中,肯定会给航空航天、生物工程、信息科学及其他学科带来突飞猛进的变革。我真诚地祈祷,祝愿科学家们迅速解开这些谜团,取得丰硕成果,造福于全人类。                                                                                              

但关于认识的有限和无限的唯物辩证关系的论述, 又告诉我们, 人类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是一个无限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对候鸟迁徙规律的认识,也是无穷无尽的。现在取得的成果,还只是阶段性的。看来,我还要耐心等待下去,等到疑问相对冰释、谜团渐近解开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2013.3.21.作于奥克兰                                                                                                                                  2014.7..14. 修改于奥克兰

2015年5月1日 8:39:00

Comments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