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環保教育信託基金

今日環保明天更好

環境生態對人類的影響

  有幸在一個場合遇見了中國環境文學研究會理事、中國著名作家郭雪波先生。

    這位來自內蒙古的作家對環境的問題有著他自己的獨特的表達方式,在他的小說中生動的、潛而默化的影響著他的讀者。他說:“這樣才有更多的人明白及重視;環境生態對人類的影響。”

    他在《大漠狼孩》一書中寫到:“據說:科爾沁沙地往年叫科爾沁草原,屬於成吉思汗胞弟的領地,牧野千里,綠草萬頃,清道光始

‘移民實邊’開墾起這片草原,改變了原先以牧為主的人類生存方式,稱之為農業代替牧業並號稱‘先進’了。這種‘先進的卻給科爾沁草原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草植被下邊的黃沙被翻耕了上來,草原如剝光了綠綢衣一般,赤裸裸的日復一日無可奈何地沙漠化了,經上百年變遷,就成了如今這種茫茫無際的大沙地,惟有邊緣地帶的沙坨子還倖存著些稀稀拉拉的野山杏、檸條、沙篙子等耐旱草木。”

“失去原先的植被,裸露出下邊的黃沙,被季風無情地沖刷後便形成了如今這固定或半固定的沙丘沙原。怪態百出,猶如群獸奔舞……..   前面的沙地上又出現了一個奇特的景象。有好多頹敗倒塌的土房土牆,有的埋進沙子裡,有的凸現著破舊牆頭,有的在沙地上只留下一行行一片片黑色房基印痕,顯示著這裡曾是人類生活居住過的地方。一個寬敞沙地上孤零零戳著一個用水泥澆築出來的牆牌,還沒倒塌損壞,上面殘留著幾行刻字:XXX建設兵團XX師XX團XX連部等。”…這些成千上萬的知青“被時代的風雲卷到了草原上,開墾了一片一片大好草原成為農場,後來又被時代的風雲卷離了這裡回城去了。於是,被他們遺棄的農場,無可挽回地沙漠化了。他們哪裡知道,草原植被也就半尺多厚,下面全是沙質土,翻耕之後正好把下邊的黃沙解放出來猶如被打開的潘多拉盒子,頭幾年還能長糧食,往後就只剩下沙化了,…….草原只是‘草’的原,並非‘農’的原,大自然恆古形成草原,定有他的不可違背的法則,自然的法則,以愚昧而狂妄的‘人定勝天’囈語鄉政府和改變自然法則,那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萬千的知青用青春和熱血澆出了這一片片死漠,從西邊的巴盟、阿拉善到這邊的錫盟、昭盟、伊盟,以及呼倫貝爾盟,處處留有這種被遺棄後、無人管理的各個時代開墾後的農場農地演變成的沙化地帶,而由這些沙化地帶卷起的沙塵暴源源不斷地往北京往內地輸送著萬千噸的黃沙黑塵,懲戒著總不長記性的人們。”

可見那裏千百年來就一直被人類破壞了的生態平衡。

郭雪波用他的小說向讀者灌輸著這種理論。

現今像郭雪波這樣的人才在各行各業都有很多人,他們用著不同的角度去向大眾說明生態保護的重要性。

    一個人活在世界上,不能愚蠢愚鈍,要時時刻刻的多學一些知識,不能人曰我曰,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儘自己的可能去宣傳生態環保意識,造福人類,造福子孫。

2015年5月1日 21:5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