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環保教育信託基金

今日環保明天更好

“霾”這個字是這幾年北京人近期最常說的字

肆虐的霾

自從紐西蘭回到北京,我似是得了嚴重缺氧,渾身不舒服。早晨,從劇烈的頭痛中醒來,撥開窗簾向外看去,灰茫茫的一片,若不是還在房子中,一定完全是分不清東南西北,前後左右。

這就是人們常常提起的霾,今天真可謂霾鎖京城。

在能見度只有20米的高速公路上,老王在上班的途中出了車禍,消息剛傳來引得大家一陣擔心,幸好他開的是輛結實的車,損傷的只是車,又是別人負全責,可是對方的車已經是快報銷了;小宋又被別人撞了,跟著就是煒煒也被刮蹭了。周圍的人當中一天就有那麼多的人和車遭了殃,這都是霧霾惹得禍,好在人都沒傷,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霾”這個字是這幾年北京人近期最常說的字,也是最恨的字,它像陰魂一樣飄散在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它像冤鬼一樣追著這個城市的每個季節:在北京,一年365天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

“霧”,這個曾經在古人詩詞中浪漫的詞語,可是當霧遇上霾,則在銷溶著這座美麗的城市,每當它降臨,人們正常的工作與生活就會受到嚴重的干擾,航班不能起飛,高速公路要封閉,車禍頻發,交通中斷,滿街都是戴口罩的人群。雾霾也給人們的健康帶來嚴重威脅,京城里越來越多的人得了肺癌,掙扎在生命的邊緣,而更多的人患上了哮喘或其他的難以治癒的呼吸道疾病。

大批的專家學者在大談闊論怎樣治理,巨額的治理基金投放下去,可是經過幾年的努力,霧霾非但沒有消失,而且越來越厲害,霾仍然陰魂不散的圍繞著京城。

京城中的人們翹首期待著,期待國家有更好的策略,能為京城2400多萬人能脫離這種魔咒般的生活拿出更加好的解決方案,不光是GDP,還有人類的生存基本條件。

霾,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水,京城的那些地下水早就不適宜飲用了,所以家家戶戶都在飲用純淨水;種菜的不吃自己種的菜,種菜的會說:“菜有毒,我只吃肉”;養殖的不吃肉,還說“肉有害,我只吃菜。”;屢禁不絕的地溝油,毒豆腐毒豆芽毒豆油,食品加工的工人不吃自己做出來的成品,那……這些生命賴以生存的幾本條件都喪失,這城市中的老百姓何以安生立命呢?

我矗立在雾霾中的京城街頭,匆忙的人群在身旁掠過,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習慣著這種被污染了的生活,這讓我們從海外回來探親的人膽戰心驚的環境,人們卻早已是視若無睹、習以為常,看來每個北京人都似練得百毒不侵的鋼鐵之軀,真是令我佩服。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是莫過於無論你是高貴的有錢人、權貴或是國家領導人,還是你是普通民眾甚至外來工,共住京城,都呼吸著相同的空氣。

國人是否有停下匆忙的腳步,想想:我們的工業是否走得太快,我的車是否大多,我們的城市是否太過膨脹,我們的民族是否太過急功近利……,污染是人之禍,我們會用自手給自己下了慢性毒藥,還搭上了子孫後代的健康。環境關乎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消極等待著政府做些事,為甚麼不從自己先做起,集微漸巨,用自己的手改變這惱人的霧霾?

我多麼希望能有一年,當我踏上北京的土地,發現是藍天白雲,空氣清新,街道清潔,那樣我們也可以在海外漂泊了幾十年後回到老家去頤養天年。 

2015年5月1日 2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