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環保教育信託基金

今日環保明天更好

「地球暖化」對於人類屬好,屬壞?

                                                                          李衍玲

相信大家在傳媒、報章上都聽過、看過「地球暖化」(Global Warming), 「氣候變化」(Climate Change) 等名詞,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人類追求現代化、高科技、舒適生活,對電力,汽油需求甚殷,由於焚燒石化燃料產生大量的溫室氣體----二氧化碳,導致全球溫度上升,再加上砍伐林木等破壞環境的愚昧行為,造成地球暖化。

「地球暖化」對於人類屬好,屬壞?有人樂觀地認為,地球暖些,對於住在緯度較高,較寒冷地方的人,應該是件好事!更有不少專家、學者認為「地球暖化」、「氣候變化」在地球的歷史中一直存在,無需大驚小怪,更無需理會。但,另外一些專家則預言「地球暖化」,意味著更多極端的天氣,如:酷熱、嚴寒、水災、旱災、超級颶風,冰川消融,水平線上升,淹沒土地、自然生態也可能有難以預測的變化,都是毀滅性,人類難以想像、無法控制的災害。

筆者於2007遊覽阿拉斯加,回來後看到一篇有關阿拉斯加在氣候變化下所受影響的英文報導,與人類息息相關。筆者立刻寫了一篇文章,如今將其中部份摘錄如下:

『阿拉斯加原有超過三百萬個湖泊,養活著無數的候鳥、鴨鵝、涉禽。許多湖泊下,或深或淺處都有「永久冰層」(Permafrost) 保護著,這些「永久冰層」就像泳池旁及底部的水泥框架,框架破了,裂了,水就會流失。由於地球暖化,一些較淺的「永久冰層」被溶解,在過去的二十年,超過一半的湖泊消失了。在1985至1995年間,Wrangell-St. Elias國家公園內242個大、小湖泊,其中156個明顯地收縮或消失。湖泊的消失造成乾燥的後果,乾燥的原野,更容易引起山火,2005年阿拉斯加就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山火,焚燒面積比麻剎諸塞州(Massachusetts)還要大,去年又來一趟有史以來第三大的山火。山火燎原後,「永久冰層」沒有植物掩蓋,當然就溶得更快!很多生活在湖泊的魚都需要較深的湖水,冬天,就算湖面結冰,冰下仍能有沒結冰的部份讓魚群生活,如今湖面縮小,冬天來臨,整個湖都結了冰,魚群當然也不能生存,吃湖魚的其他動物也會相繼死亡,當湖泊乾涸,靠湖泊生活的雀鳥也會成問題,其中,也包括了美國的國鳥——白頭鷹(Bald Eagles)。當「永久冰層」慢慢消失,受影響的還不衹是湖泊,沒有「永久冰層」的支撐,阿拉斯加的一些車道、鐵路都會變成過山車車軌似的高低起伏,連地面上的建築也可能出現問題!

 

最令人擔心的是困在北極凍土下四千億噸的沼氣——甲烷(Methane) ,「永久冰層」的溶解,將把這些甲烷釋放到大氣中,放出的甲烷,能留在大氣層中十至十五年之久,甲烷不僅是「溫室氣體」,它的保溫功能要比二氧化碳大二十倍!科學家相信,在二億五千萬年前,曾經有過大量甲烷被釋放到大氣中,造成了百分之九十四的海洋生物絕種(從海洋生物化石中得到証明),海中的珊瑚差不多全部消失,地上的森林也不能例外,許多地方經過一億年還不能回復到物種多樣化的自然生態狀況!如今,阿拉斯加及西伯利亞湖泊的消失,可能是對人類的一個警號,還不好好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當大量甲烷釋放到大氣中,地球可能已無可救藥!』

 

看過以上文章,相信大家也明白,「氣候變化」並非水災、旱災、風災那麼簡單!

要解決「地球暖化」問題並非一小撮科學家、一些國家領導可做到的事情,必須全民參與!

1992年聯合國的各國政府就氣候變化問題達成了一個名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作為國際合作對付氣候變化的基本框架。自1995年起,參與國每年都召開會議以應對不斷惡化的氣候問題。世界知名,在法律上有約束力、限制碳排放,於1997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便是由公約成員共同議定的。

「京都議定書」內容都非常複雜,無法在此詳述,大概內容是:發達國家承諾採取措施,把溫室氣體排放回復至1990年水平,並幫助發展中國家對應氣候變化。能達到水平,甚至以上的國家,可把「碳積分」出售,不能達水平的,便要化錢去買「碳積分」。

「京都議定書」於2005年2月6日強制生效,於2012年到期。公約組織於2007年通過了一項「巴厘路線圖」,準備在2009年哥本哈根的第15會議上議定一份「哥本哈根議定書」取代2012年到期的「京都議定書」。

2009年哥本哈根的第15屆會議,鬧劇一場!

哥本哈根會議被認為是「拯救人類最後一次機會」的會議,因為,在2012年「京都議定書」到期後,將沒有一份國際文件約束溫室氣體排放,遏制「地球暖化」意向將受到重大挫折。

可惜,哥本哈根會議十分令人失望,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在「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上討價還價,祇著眼於誰應承擔多少的問題上,並沒有把全人類的未來放入他們的考量。各國領袖為了各國利益無意作出讓步,會議在針鋒相對,劍拔弩張的混亂氣氛中結束,沒有達成任何具約束力的協議。

 

2010年墨西哥坎昆第16屆會議,令人失望!

經過哥本哈根會議一役,大多數國家領袖都沒有出席此次會議,祇有約20個國家領導參加,他們大都來自加勒比海和拉丁美洲。

正如大多數人預料,僵局難以在會議內有所突破。

2011年南非德班第17屆會議,僵局難解!

這次會議也達不到任何實質協議。大家祇是同意在2015年準備一份含括所有國家,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大會也通過,需要建立「綠色氣候基金」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應付氣候變化。

2012年卡塔爾多哈第18屆會議,毫無突破!

「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在2012年年底終結,遺留下來大量排放指標餘額怎辦?是取消,還是結轉至第二承諾期?欠下碳積分的當然不想結轉,仍有碳積分可出售的,如俄國,當然希望自己60億噸餘額可保留,意見不一。

「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談判仍是十分艱鉅,就算能達成共識,仍有待各國內部批准,需時最少半年,情況若跟第一承諾期一樣,耗用冗長時間,批准之日,可能已接近第二承諾期的終結!

至於「綠色氣候基金」、綠色技術轉讓等問題亦未能達成實質協議。

大會祇有兩項較好的消息:

  • 澳大利亞宣布加入「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
  • 中國提出,不附加任何條件的作出減排努力,到2020年把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至比2005年下降40%至50%。

 

2013年波蘭華沙第19屆會議,一籌莫展!

不用多說,華沙會議一樣是一籌莫展!在會議中祇達成了一項遏制氣候變化的融資協議,以幫助最貧困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此外,也通過了一項發展中國家因氣候變化所受損失的補償制度的協議。

至於一些發達國家提出的2020年前減排的目標,得不到多少支持,另一些國家則在現有的減排目標上嚴重倒退!叫人氣餒!!

2014年第20屆會議將於12月1日至12日在秘魯利馬舉行。

我們是否又一次讓短視的領袖、政客們去磋跎時間,去浪費拯救地球的機會?我們必須表達我們的關注!

9月23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將邀請世界各國領袖,於紐約聯合國總部相討針對氣候變化,減緩溫室氣體排放、增加環境可持續性等提案。此次高峰會在凝聚2015年巴黎氣候變化第21次會議對於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之共識,以產生具法律約束力的正式文件。

為了讓世界各國的領袖看見大眾的期盼與關心,也希望敦促領袖們積極地提供相關解決方案,五月350.org發起了一個名為「全民氣候遊行」(People Climate March)的活動,得到許多國際民間團體的支持,將成為一場國際性活動。遊行將於氣候高峰會前夕9月21日在紐約舉行。在台灣,台北、台中、台南都有「全民氣候遊行」。

奧克蘭市的「全民氣候遊行」,在9月21日(星期天)下午一時從市中心火車站Britomart出發,沿皇后街遊行至白雲廣場(Aotea Square)。

有人比喻在「地球暖化」下的人類,就如被放在一大窩冷水中被煮的青蛙,水溫慢慢變熱,青蛙不感覺危機的存在,祇覺水是熱了一點,但,仍可接受。不過,等到水快要把青蛙煮熟的時候,青蛙能跳到那裡?

 

文章部份資料源自以下網站:

http://baike.baidu.com/

http://www.un.org/climatechange/summit/zh/

https://secure.avaaz.org/en/event/climate/Peoples_Climate_March_Auckland

http://twycc.org.tw/blog_and_news/8335/people-climate-march/

2018年11月16日 16:59:00